2019年2月8日 星期五

手作天使

 (圖註:努力手作的身影)


早晨,一個一年級的女孩匆匆跑來辦公室,
大喊一聲:「報告!我們班需要老師協助。」

我放下手邊工作,匆匆趕到教室,
看見那男孩--

青筋浮上他小小的額頭,
失去焦點的眼眸,
雙手緊握成兩顆小小的拳頭。
蓄勢待發憤怒,
正準備再次沸騰。


女導師環抱住他的腰際,避免他再度爆發。
整個班有某個程度的穩定,
穩在女導師努力hold住的呼吸吐氣裡,
(女導師這個堅定又溫和的動作,
暫時穩住了其他孩子的驚嚇情緒,
和交戰那方的躁動不安…)


「拜託妳了…」

言語有言任和交託,那是我們的默契。


他沒有很壯,卻也沒有很瘦小,
我將他抱接過來,
出教室的時候,他還忍不住踹了門框一腿,
一邊叫著:「xxx,你死定了!我要揍死你!」

在我懷抱裡死命掙扎的男孩,
我甚至懷疑他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在誰懷裡?
他知不知道場景正要物換星移?
我不斷在他耳邊低語:
「好了,沒事了,林布群,沒事了!沒事了!沒事了……」
試著緩和他的情緒


*****


辦公室外頭,總是空置著幾張學生椅子,
我索性坐下來,
雙手卻不敢放開。
站著的男孩 發現人事已非,
沒預料的下一幕已悄然上演;
身邊來的這個程咬金,
既不是敵人xxx,也不是導師,
而只是一個自己不大屑、也不太熟的啥咖 ?(我只是他的科任老師)

只在幾秒之中,感受到他的情緒開始翻湧;
悲傷、委屈、氣憤……一時如排山倒海熊熊而來…

「放開我!放開我!放開我!」

他不顧一切發了瘋的叫嚷著,
好像我是一個箝制住他自由的巫婆,
是一個限制他衝向敵方的惡魔,
是那個萬惡淵藪,
所有罪過的源頭……
(是的,原來人的憤怒可以輕易被移轉或形變)
那麼,
如果我就是今天這個憤怒的源頭和終點,
將會如何?

?


我在他耳邊說:「我知道你很生氣,你想做什麼都可以…。但是老師要跟你先說聲對不起,我目前還不能放開你!」

聽完他只停頓了幾秒,
隨後仰天長嘯一聲,
開始不斷搥打我坐著呈L形的大小腿,
用腳踩踏我穿著涼鞋的雙腳…
我只是箍著他,不再作聲;
陪伴著他的呼吸,
陪伴著他的暴力,
陪伴他的歇斯底里,
陪伴他的每一拳、每一搥、每一腳
陪伴他以無聲,訴說自己的不幸……

不知道過了多久,
他終於停止,
只剩下劇烈起伏的胸口,
我以為洪水退去,
卻不知道更可怕的海嘯才正要來襲……


*****


不知道哪來的轉折,
他開始將力道放在十指,倏地狠狠嵌進我的雙腿,
平常穿著的綿質長褲無法抵抗,
酸麻的腿開始感到非常刺痛 !
(內在憤怒的力量,遠超過所能想像

「沒有關係,你可以、可以……」
做什麼都可以--是我最初下定決定陪伴他的意願。
即使知道好像受傷,仍不想終止他和自己這最後一場戰役。

然後,
他哭了,
大哭出來,
哭得淅瀝嘩啦,哭得悽慘悲愴……

孩子,究竟是誰讓你恨成這樣? 傷成這樣?


*****

最後完全的釋放,像是傾盡這孩子的全部。
他總算慢慢鬆軟下來,
沉重的身軀讓我能夠安心放手。
他癱坐在地上,不發一語,
眼神裡已經沒有仇恨和悲傷,
默然裡有一股平和的氛圍。

我才問:「可以跟老師說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
(其實什麼事對現在的他,已經不重要)

聽完後,陪他重新看見事件裡,自己和對方的錯誤,
他同意我介入處理,
請導師幫忙呼喚同學xxx出來,彼此為錯誤的言行道歉。

最後,他跟導師說:「老師對不起,剛才打擾大家上課。請問我現在可以進教室上課了嗎?」

導師跟他說話的時候,也紅了眼眶。



*****


當過家長或老師的就知道,小孩的狀況總是突如其來,
而且永遠不會一勞永役.。


除了導師深入去了解孩子的家庭狀況,
我也試著思考救火隊的切入是否恰當?該如何化解和自保?
裝備和救援方式……


*****


第二次,很快就發生了。

又是紅燈按扭的緊急情況,
這次我變聰明的拿著一疊巧拼和抱枕上陣。
男孩一開始不依,奮力掙扎、扭打我
發現無可施力。

「這個就是你最討厭的xxx…」我一手環著他,另一隻手揮動巧拼說:「你要對它做什麼都可以! 你看,它在跟你說『打不到我噢、打不到我噢!』…」

男孩這才一把將巧拼搶來,開始撕爛它,
最後他竟然開始啃它、嘶咬它,像一頭氣急敗壞的野獸,
(那是人類骨子裡潛藏著動物性)
那麼厚的巧拼竟然在幾分鐘之間被支解,
一小片一小片碎裂成瓣狀……

是 想 摧 毀 …

(小子這一戰至少摧毀了四片巧拼)




這股怨念如果放生他在班上和敵人搏鬥,
同學該如何招架?


如果跟導師搏鬥,
又將會耗盡導師多大能量?
(給擔任導師的捧油~您是老師不是神! 當班上有"特殊狀況學生",請適時求援!千萬不要關起門來苦了自己!!!)







*****


這傢伙啊…

真是個好有力量的孩子!

變態阿停老穌眼光所見,還有這句話不斷在內心OS讚嘆著。
再次被他的力量震撼到無法言語,
尤其手部!

在他緩和停頓時,
我忍不住問他:

「阿群,你有願望嗎 ?」



*****


他訝異的看著我,好像從來沒有人這樣問過他。

「每個人都有守護天使,可以幫忙人類完成心願,心想事成……」

我輕易的將一個天使幫助孩子的故事切入,
他寧靜的聽我娓娓道來。

故事結束,他的呼吸又更平緩了,當我再次問他:
你有心願嗎? 你也想許願嗎?」

他點點頭。

果啊~可以用自己的手,縫一個屬於自己的天使
就可以許一個很大的願望喔!」


我接著問他:「你想要做天使嗎?」

不喜歡說話的他,又點點頭,
帶著期望的眼神,散發出不一樣光彩。




*****


帶他進辦公室,拉開椅子讓他在一旁的空位坐下,
我桌上本來就擺放正在備課的毛線針、毛線和布……,
快手快腳的準備妥當;
我在米色的胚布上畫了一個人形模樣,拿給男孩,
為他穿線之後,教他縫布偶的方式,
他意外的很快進入這個縫紉的流~


這布是為了中年級縫揹包準備的較的胚布,
對中年級的孩子也不容易。
心想:如果他沒辦法縫,我就幫他換上薄胚布。

手指拿針的他,眼神炯亮,
拿了就做,絲毫不手軟!
一開始幾分鐘,他是咬牙切齒的表情,
刺過布面的狠勁,像要刺穿敵人的心臟,

在不斷的上下、上下、上下
up and down、up and down……


幾分鐘後,他不僅柔和下來,
還有一種奇特的氛圍包裹著他
這就是傳說中的手做療癒力?

他早已不是剛才那個張牙舞爪的孩子。。。
想到我最愛的Steinmann老師常說:「編織讓孩子入世。
如果能夠,要常常讓孩子做上下、上下的手工…,
包含鉤針、棒針、縫紉…等,
可以讓孩子的情緒穩定下來」

我在一旁備課,陪伴著他,看守著他。

覺察他的狀況更平和了,便牽著他的手進入教室學習。


*****


接下來依然還有好幾次紅燈過程,
總是先讓他盡情發洩內在暴力~
(真的出拳、真搥、真打、真撕…,當然是對其他物品,不再是阿停的麻體),
深知對正在情緒裡的孩子,說教無效。
再他come down之後,才進入辦公室來縫天使--


引導他從頭部及右側開始縫起,
他可以自由選擇他要的顏色,
(每一次只用一種顏色,有時候他會堅持用上一次相同的色線),

(正如我所料,這孩子有著一年級沒有的手部能力!
看見那一段一段緊密到不行的毛線縫紉軌跡嗎?
恐怕連大人都要自嘆不如!)




*****


小小的工作的手


離開時布面時,我總是握著他的手說:「手不是用來打人的,手可以用來創造美好的…」



*****


教師團隊也曾為這男孩有過討論;
感謝夥伴建議我開始拍照紀錄。

也曾有夥伴質疑:阿停,妳讓孩子盡情施暴(於帶來的物品)。
這師院沒有教、師培也沒有教,也沒有任何指導教授允許……
妳哪來的想法 ? 
妳怎麼可以? 
能確定是對的嗎? 
符合什麼理論嗎?」

沒有嘗試,怎麼知道對錯?
況且我的人生哲學,只要是帶著愛的初心,就沒有所謂的錯
如果真的錯了,
在錯誤中立即反省修改正是阿停的強項,
所以能just do it!

那個進步與療癒是如此奇特神效,
但卻十分緩慢(威脅恐赫可能還比較快~XD),
只有一次又一次如實的陪伴才能確切知曉,
然而,找不出任何符合的理論,
確實是讓當時的我無語…
挫敗,也委屈。



也曾有夥伴擔心的說:「這孩子是不是因為特別愛手工,
所以故意在班上搗蛋?好能夠進來辦公室縫紉?」

我確定沒有,這男孩是正常的活潑7歲男孩,
愛玩勝過一切,
在教室的活動和學習遊戲也如此吸引,
有誰願意呆坐在辦公室縫工?


*****


我的心莫名的知道這件事必須持續下去,
我的心莫名知道它是對的,
我的心莫名知道這孩子目前需要這個支持方式;
雖然我不知道它要將我們帶去哪裡?
雖然有聽見吱吱歪歪的聲音……


在那段時間,我以為全世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做什麼的百年孤寂裡,
感謝導師的支持,
在這麼冗長而緩慢的過程,
在時高時低的起伏狀況劇當中,
沒有她的百分之百信賴,
我們或許早就中斷在哪一段落的針線之中……



*****

幾週之後,
他依然會失控,
但他已不再揉躪我的任何物品,
他能愈來愈快安住自己坐在位置上進入縫工。
藉由有步驟的縫工,來緩和情緒張力。


每一次他離開,無論或長或短的線段,
都讓我愛不釋手。


可是我始終不知道,究竟是什麼原因,讓他這樣躁動不安?


正如,他始終不告訴我,
天使完成以後,
他將要許下什麼願望?



*****


二個月之後,天使的身體已經差不多縫完,
我幫他剪下多餘的布,
拿來棉花,讓他自己填充。



他用靈巧的手指和筷子輔助,將棉花一吋一吋非常扎實的塞入,



塞飽棉花縫合,
學習收尾

故事也即將收尾?


走了一圈的針線,曾經走過多少眼淚?






*****


孩子依然沒有零狀況的偶爾亮起紅燈,
接下來我們進入翅膀的部份,


(圖註:看圖他拉扯穿過布面的針的小小拳頭嗎?這並不是簡單的手作)

這段時間也考驗著彼此的意志力,
但是他從來沒有放棄,
他總是唸唸有辭的說:「我做完就可以許願了!」


進入手工世界,
在流轉的動作之中,已經沒有自己與別人的存在,
無他 也無我,是可以這樣安祥。


*****



完成了!
完成了!
終於完成了!

(圖註:下面有幾公分當比例尺喔)



完成的那天,他著急的問我:「老師,要怎麼許願?」

我說:「我們去一個沒有人的地方,你可以大聲對它說出你的願望!」


我們來到小樹林,將它放在樹枝的分叉點,陽光灑落,
它就像一個坐在枝枒上的真正天使。


我讓男孩將雙手在胸口交握起來,
他望著天使說:
「天使啊天使,我要跟祢許一個願望,
就是我希望我的媽媽可快點考上;
她整天都在圖書館唸書,
唸到晚上十點圖書館關門才回來,
我都看不到媽媽,
我想要媽媽幫我洗澡,
我想要媽媽跟我吃飯,
我想要媽媽陪我睡覺……
天使啊天使,
媽媽說她今年一定要考上,
祢一定要讓她考上,
天使祢知道嗎?」



我感覺自己的鼻子很酸,衝上眼眶讓雙眼一下子霧掉了,
沒有要玩具,
沒有要金錢,
沒有要什麼我以為的,
小男孩把這一個願望
留給他的媽媽。





如果沒有一步一步真實的陪他走到這裡,
我永遠不會知道這個故事的結束,是要這樣寫的。

(記得故事一開始,
阿停只是決定陪伴著一個憤怒的男孩嗎?)


哪裡知道憤怒被引導會自動延伸,
長出一個天使?


誰知道憤怒的底層,
敢挖掘落去,
隱藏有這麼巨大的愛?





*****


我們將天使放在秘密寶盒,他請我好好保護。

「謝謝你的信任,我會的。」我說。



*****





這一年,我搬家了,
再開啟寶盒,看見它~ 這個久違的手做的天使。


親愛的阿群,
老師將他帶到新家,有好好保護著喔!

(圖註:這棵朋友送的小聖誕樹上、樹下,充滿了手做的故事。)



男孩恐怕已經忘了這個故事,
但是天使早已經實現了男孩的願望(開心!),

天使沒有忘記,
那每一針、每一線、每一吋身體翅膀裡填充的棉花…
永遠記得阿群小小而不斷揮舞工作的手。



天使讓我看見,
手是用來創造世界的美好。

還有,
手是可以用來盡情表達
自已那麼深、那麼深的









(故事結束)


-------




本文章已獲刊於《兒童哲學》雙月刊(2019.2)第65期
p19-23



有很多感謝……






2018年10月5日 星期五

白天鵝與黑天鵝



(在生日前幾天刊出是生日禮物的概念?)


想以台灣的景點寫台灣童話
第一篇是~紅葉森林的許願樹(台東)已出版
還有~小紅豆(屏東)國語日報
這次是以 宜蘭翠峰湖為發想...
翠峰湖是真的有天鵝喔!






~~~~~~故事時開始囉~~~~~

**********


白天鵝與黑天鵝


/黃汶婷



美麗的翠峰湖畔住著兩群天鵝,一群在東、一群在西。東邊是白天鵝,西邊是黑天鵝。


天鵝們喜歡在破曉時分,迎著晨曦遨翔浩瀚晴空,在日正當中游水抓魚,看著白色的羽毛被陽光照射得閃閃發亮。

直到傍晚,大夥再成群結隊散步回家,在太陽沉墜在太平山之前,返回窩裡休息。



天鵝們恰恰相反,當黃昏最後一道映照在蘆葦叢上的彩霞褪去,牠們才伸伸懶腰,準備從窩裡出來。

們翹首看見夜色裡的月亮高掛天際,才紛紛張開黑色的翅膀迎向那眉彎月。成群跳進湖中戲水抓魚,看著黑色的羽毛在月光下熠熠生輝,再搖著屁股漫步回家。


天鵝總愛看著湖水中的倒影擺首弄姿,沾沾自喜的說:「這可不就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動物嘛!

黑天鵝總愛展開翅膀檢視自己的羽翼,得意的說:「黑亮的羽毛真是老天爺送給我們最完美的禮物啦!


平山終年煙霧繚繞,隱蔽森林裡所有動物的蹤跡。事實上,在那一年冬至以前,白天鵝和黑天鵝從來沒有看過對方。


日卯時固定喚醒白天鵝!是居住在這裡的白天鵝祖先千年以來和福德正神的約定。

住在湖畔那間小廟裡的土地公爺爺恐怕永遠忘不了那一天— —


是一個沁涼的早晨,土地公不小心睡過頭,忘了準時叫醒白天鵝。

當他匆匆忙忙趕到白天鵝的棲所,大聲疾呼:「咳、咳、咳,起床啦!快點兒起床啦!」直到看見最後一隻白天鵝也振翅高飛,才偷偷鬆了一口氣。

但是萬萬想不到,當白天鵝們飛行結束,落在湖裡悠游,月娘卻不知何時已經悄悄升起。


天,黑天鵝們起床得比較早,在崢嶸的群山之間巡迴第十八趟之後,紛紛躍入湖裡。

!!!」第一個跳入湖中的烏密嘛傳來第一聲慘叫。緊接著「嘎、嘎、嘎」聲不絕於耳……


於,白天鵝和黑天鵝在翠峰湖裡第一次相遇。


白天鵝第一次看到黑天鵝,非常震驚,牠們在心裡想:天哪!怎麼有那麼醜的天鵝!


天鵝們將頭抬著高高的,看著迎面而來的白天鵝,十分錯愕,忍不住叫了出來:!白成這樣,這是哪門子的天鵝?


天鵝覺得黑天鵝真是全世界最醜的動物,黑天鵝覺得白天鵝真是全世界最噁心的生物。

兩群天鵝在湖面上不斷拍打翅膀表示抗議,濺起的水花幾丈高,不但讓樹上的松鼠渾身溼透,連路過的藍腹鷴都變成落湯雞,金翼白眉的鳥窩遭到波及,氣得跑去找土地公大吐苦水。


下子,土地爺爺才知道闖禍了!握著拐杖直跺腳,不知該如何是好

沉睡的山神被驚醒了,山神出馬將翠峰湖一分為二,從此東邊的湖歸白天鵝所有,西邊的湖讓黑天鵝棲息。


然如此,白天鵝仍然儘量避免散步到傍晚,好避開看見黑天鵝。

那天起,黑天鵝也同樣避免在黃昏出來,以免看見那群噁心東西,即使看見對方,也假裝看不見,昂首闊步加緊腳步離開,就好像把對方當成隱形一樣。無論土地公爺爺怎麼好言相勸,牠們就是誰也不理會誰。


久,湖邊搬來了一位頑皮的女巫,叫阿拉芭芭。

學藝不精的阿拉芭芭只會一些小法術,像是讓冷水在一秒鐘沸騰、讓門自己闔上、讓木柴自己滾進壁爐裡燒,還有把鞋子套進腳ㄚ子這一類。

這棟彩色小木屋裡還養了各種色彩繽紛的動物,包括彩色的貓、彩色的鳥、彩色的魚……。

!忘了說,阿拉芭芭最厲害的是,一句將物品變換顏色的魔法咒語。因為阿拉芭芭最喜歡彩色,她住的小木屋是彩色的,甚至連製作藥水時噴出來的煙,都是彩色的呢!



~~~~~~~~以上是上集~~~~~~~~~~

看官可以休息一下
究竟那女巫和天鵝有啥關係呢?
請繼續看下去歐!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
一天,阿拉芭芭來到東邊的湖畔,發現一群白色的小天鵝在玩躲貓貓。

她喃喃自語:「好單調的白色啊!讓我來幫幫忙吧!」舉起魔杖唸起變色咒語:「啊不里呀,哪不里哇,啊不里哪不里嗶嗶彩色啊諾比!

一會兒就將這群天鵝寶寶全都變成了彩色。

彩色的天鵝寶寶看見湖裡的倒影都傻了眼,忘了自己是誰、從何而來,魚貫的上了岸,跟隨阿拉芭芭回家。


二天,阿拉芭芭來到西邊的湖畔,看到一群黑色的小天鵝在挖泥沙嬉戲,她毫不猶豫的唸起咒語:「啊不里呀,哪不里哇,啊不里哪不里嗶嗶彩色啊諾比!

一會兒功夫就將牠們全都變成了彩色

彩色的天鵝寶寶看見湖裡的倒影都傻了眼,忘了自己是誰、從何而來,魚貫的上了岸,跟隨阿拉芭芭回家。


拉芭芭揮舞魔杖在小木屋旁做了一個彩色柵欄,將這些彩色小天鵝趕進裡頭豢養。她教導牠們同時起床、同時散步、同時游泳,也同時休息。彩色的小天鵝們色彩炫麗,也非常守規矩。

但是牠們的眼神呆滯,總是凝望遠方;牠們不明白為什麼常常在夜深人靜時,覺得胸口的地方空空、悶悶的;不知道自己是誰、從哪裡來,為什麼在這裡。

 *  *  *

天鵝和黑天鵝發現寶寶們不見了,著急的四處尋找,整片湖水從東到西都不得清淨,整座山林從南到北都是天鵝群的嘎嘎聲。

在陰雨綿綿的霧色中,天鵝們一起在湖的南邊發現一棟奇特的彩色木屋。遠遠就聽見天鵝寶寶的叫聲,白天鵝和黑天鵝張開翅膀,迎著細雨同時飛奔過去,合力打開了柵欄。


柵欄開啟,看見一群彩色的天鵝寶寶,白天鵝和黑天鵝都呆愣住了。牠們絕望而悲傷的情緒交雜,此起彼落仰天大叫幾聲後,從喉嚨深處發出一些混濁的咕嚕聲

不知道是哪一隻天鵝開始起頭的,天鵝們竟然齊聲唱著這樣的一首歌:「嘎ㄍㄧ、哈嘎ㄍㄧ,蛤啊一嘎……,嘎嘎ㄍㄧ,啊蛤~嘎ㄍㄧ……」那是千百年前,屬於天鵝族群最古老的歌曲。


天鵝們忽然像被電擊般的猛然想起什麼,眼神不再茫然,也不再驚恐,紛紛朝向自己的爸爸媽媽搖搖晃晃地奔去,拍打著未豐滿的翅膀,恨不得自己已經學會了飛行

細細的雨不斷飄落在牠們的羽毛上,誰也不知道為什麼牠們身上彩色竟然逐漸褪去,消散在空氣中。

所有的天鵝寶寶全都變了顏色,失去了繽紛的彩色,既不是白、也不是黑,通通變成了灰褐色。當他們與爸爸、媽媽緊緊相擁,這一刻,天鵝們哪管得了孩子的顏色,只管孩子回到身邊就好


後,白、黑天鵝的寶寶們開始玩在一起,白天鵝和黑天鵝也不再互相仇視對方。

寧靜的湖光山色裡,黑白天鵝交錯著在空中飛翔,交錯著在湖裡徜徉。而那位頑皮的阿拉芭芭女巫呢?不知道又搬去了哪裡,正悄悄施展她的彩色魔法呢!(故事結束)






9/28

9/29





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

國語日報~小紅豆來了!


(圖註:孕期的第一篇創作上報囉~小紅豆來了!)

那天,邀請涵的同學來我們家寫功課和玩遊戲

即使有訪客,
對早起的大肚婆而言,午休依然是超重要的事~
在來之前,就有先請阿母們告知孩子說有"午 睡"這檔子事(好恐怖的行程厚?)
還好小女生們都很乖,
她們也告訴我要準備午睡了呢!

為了感溫她們,
阿停唯一能做的,就是在睡前免費贈送一個故事(心心!)


(圖註:一張大雙人床,三個二年級的女生橫躺將將好!)

睡覺時習慣熄燈、拉上窗簾,
暗摸摸的沒法唸故事書,要即時編故事;

在一個村莊裡,住著一個很窮的男生,名字叫阿牛……」故事其實不知道是怎麼來的?彷彿有人聽,它就會自己從嘴巴跳出來似的……
(圖註:國語日報找到這個插圖繪者好厲害,把阿牛畫得好傳神)

「…最後,她就跟著神仙到天上去了…」故事不知道是怎麼去的?該結束的時刻它就會自然結束。
(圖註:這是插圖的小紅豆)


孩子們陸續地睡著,
我也睡著了…

一直都覺得,睡前如果能聆聽一個非現實的故事,就可以讓即將離開身體的靈魂,飛到更遠的地方去旅行。


因為聽故事的時候,就好像已經在夢境裡了…
(圖註:之前跟學生一起做的彩色冬之精靈村。或許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,都還擁有一個能離開現實世界的小小渴望?)

傍晚,Bob幼兒園放學回家,涵跟弟弟提起這則故事,弟弟哀說他沒聽到,於是我又再說一遍。次日將它寫下來,如此一來,要講幾遍就講幾遍囉!

這個故事大概花了兩個禮拜修改完成,然後寄給國語日報。

感謝國語日報編輯的賞識,
這個故事被分成上下集兩天連載,
在2017/5/23和5/24刊登:

(圖註:5/23的上集。感謝有緣同學拍給我)

(圖註:5/24的下集,感謝Jen拍給我)

感謝真的衝去買/討報紙的有緣、包子媽、芯媽、涵媽、julia
以約定可獲贈彌月卡+小福耶誕卡2枚唷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是說,知道我在等國語日報的涵,也自己做了一張說是"國語日報"的紙張拿來給我,還說送我,連插圖都自己畫,還古裝跟精靈~中西混搭風咧!

會不會太厲害?


這是孕期的第一篇童話,
還要感謝亮亮媽媽一直以來的鼓勵,
感謝所有的一切,
感謝老天,
非常感恩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分享給沒有買到報紙的捧友,全文如下:

小紅豆來了(二之一)
文/黃汶婷
才五月的初夏,萬丹莊已經是揮汗如雨的天氣。村莊裡住著一位名叫阿牛的窮小子,每天早出晚歸,辛苦的工作。他一大早到山裡砍材和採集野菇,在近午時分去市場叫賣,下午幫陳員外家幹活,直到傍晚才回家休息。

斑斕的晨曦才在天空翻起魚肚白,寧靜的山林中,一向只有阿牛「啪答啪答」的草鞋聲,這天卻遠遠就聽見「咿咿」的叫聲。阿牛聞聲望去,看見一隻卡在陷阱裡的小鹿仔。阿牛於心不忍,除了將捕獸夾扳開,還為小鹿裹上草藥……。

第二天阿牛上山,看見一頭母鹿站在小徑,背後是昨天那隻受傷的小鹿。母鹿嘴裡銜著一顆松果,似乎要阿牛收下。阿牛笑著搖搖手說:「哈哈!我要松果做什麼?不用啦!」望著母鹿堅定的眼神,阿牛收下這份禮物,放入袋中。

夜晚,疲憊的阿牛將袋裡的松果拿出來,在靜謐的月色下仔細端詳。松果泛著銀白色的光芒,好像有魔法似的。阿牛喃喃自語的說:「阿娘在過逝前,一直希望我討個老婆。我這光棍,又有誰肯嫁給我呢?多希望能夠娶個好老婆,那麼我阿牛這輩子也沒有遺憾了!」

陳員外家的千金秋月,一直對勤奮的阿牛有好感。這天,當陳員外又疾言厲色的叨唸:「阿月,阿爸幫妳物色的都是有錢人家。妳這年紀再不找個人嫁就沒人要了。再這樣挑剔,不如就嫁給砍材阿牛好了……」這次,阿月沒有任何遲疑的對老員外說:「好!我就依了阿爸的願,嫁給阿牛!」腦羞成怒的陳員外大喝一聲:「好!就去嫁給那個窮小子!讓妳體會什麼叫吃苦吧!」

婚禮在六月舉行,沒有香煙縹緲,沒有燈燭輝煌,更沒有秋月親友的祝福。只是由鄰居阿火師做主婚人,幾個阿牛從小到大的玩伴,帶著一些菜飯酒肉前來祝賀,完成簡單的拜堂儀式。

這天晚上,阿牛拿出一只手做的木盒,交給秋月,說:「妳是我這輩子最美麗的願望,天公伯給我這一生最棒的禮物,我很感謝。我要把開啟這份願望的鑰匙送妳。希望從今天起,妳也能心想事成,天天開心。」

秋月打開來,裡面是被月光照得亮晃晃的一顆松果。(未完待續)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紅豆來了(二之二)
文/黃汶婷

婚後,阿牛和秋月雖然貧窮卻滿足幸福。不過秋月始終沒有身孕。一天夜裡,秋月從床板夾層翻出這只阿牛結婚時送她的木盒,她看著被月光照耀的松果輕聲的說:「我多希望能有一個孩子啊!」溫柔的月光籠罩在秋月身上,她感到無比舒服的入眠

在萬丹莊紅豆盛產的那年冬季,秋月生下一個美麗的女娃娃,夫妻倆將她取名叫小紅豆。
小紅豆在阿牛和秋月細心的照顧下慢慢長大,村裡的人都很喜歡她。七歲那年,她一個人遊戲的時候,無意間發現了床板夾層中的木盒。這是什麼?」打開來看見一顆松果,把玩了一下,不一會兒就不知道丟哪裡去了。

秋月回來看見空空的木盒,心裡噗通噗通的漾著擔心。從那天以後,小紅豆經常夢見穿著白色衣服的仙人來告訴她:「妳該回去了!」

阿娘,我不要回去!」小紅豆抱著秋月哭醒,在秋月溫柔的安撫下再度入眠。秋月望著窗外的月娘,冥冥中好像感覺到有什麼事將會發生。阿牛去請教鐵口直斷的阿火師,阿火師掐指一算,皺著眉說:「唉,是緣份盡了,恐怕就在月圓那天……」

那個月的農曆十五,銀白色的月光灑落在庭院裡,小紅豆坐在院子的板凳上發呆,阿牛和秋月沒有阻止她,一家人一起坐在院子。午夜子時,庭院開始泛起大霧,小紅豆忽然起身,跟阿牛夫婦跪拜道別:「謝謝阿爹、阿娘的養育之恩,我要回去了!」

離開前,小紅豆將一個布袋交給阿牛,說:「這是要送阿爹、阿娘的。如果你們想我的時候,要相信小紅豆一直都在你們身邊,保護著阿爹跟阿娘……」一眨眼,小紅豆就消失在濃濃的白霧裡。

布袋裡原來是一整袋的紅豆種子,夫妻倆將種子灑在旁邊無人的旱地,加以灌溉,不久竟長出了成遍的紅豆夾,此後每年都有好收成。結實又芳香的紅豆,賣到很好的價錢,連旁村的人也來跟他們購買種子呢!

不久,秋月又再度懷孕了,這次是個白胖胖的小子,秋月常常抱著寶寶在月色下散步,總是會忍不住訴說著關於小紅豆的故事。(完)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在此特別感謝三個小天使:涵、苡、芯
謝謝妳們來我們家玩,
一同帶給我這則好聽的故事喔!




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

蟬的由來童話故事--改編唐詩〈蟬〉/虞世南

(圖註:阿停故事被刊載在〈國語日報〉連續兩天的故事版上,還有美麗的插圖,收到文章好開心

 

夏日炎炎蟬鳴響徹雲霄,無論到哪裡、無論在何時,總聽得見蟬鳴。


孩子們不分幾歲,都很愛從樹上蒐集蟬殼,有的擺放到季節桌,有的則放在衛生紙裡壓碎成為中藥粉,甚至有的蒐集來較量比大小…


蟬和夏天裡華德福孩子們的遊戲息息相關……


(圖註:擺放在季節桌上排著隊伍的沒有生命的蟬殼,卻彷彿把夏天活生生地帶進了室內呢!


那時教孩子們一首應景唐詩:初唐虞世南〈蟬〉

「垂緌飲清露,流響出疏桐。
居高聲自遠,非是藉秋風。」

這首詩第一句中的「緌」,指的是古代官人結在頷下的帽帶下垂部分,蟬的頭部有伸出的觸鬚,形狀好像下垂的帽帶。 第二句「流響出疏桐」寫蟬聲之遠傳。梧桐是高樹,彷彿讓人感受蟬聲的響亮的鳴叫聲。

日復一日 真切的感受蟬的鳴叫聲,
於是我從〈蟬〉這首詩改編成一則故事,也
因為如此,也是人生第一次為蟬兒們寫了一個故事

【上集】/房阿停


宋朝的時候,有一個勤政愛民的大官,名字叫洪禪。

這一天,他又為了許多事情忙碌著,突然聽見窗外響起一陣清脆美妙的叫聲--一隻色彩炫麗的七色鳥在枝頭跳上跳下。


一時興起,洪禪決定出去散散心,請侍從不要跟隨;他連官帽和便服都沒更換,就匆匆忙忙跟著鳥兒走出城外。



不知不覺,他來到一條荒蕪小徑,忍不住問:「這是哪裡?」回覆他的只有一陣陣回音……。

正當洪禪感到困惑,眼前赫然出現一個跟人一樣高的山洞。他瞥見七色鳥鑽進洞裡,便毫不猶豫跟著走進去。


這個洞比想像長,而且愈來愈窄小、愈來愈低矮,最後洪禪只好蹲下身子匍匐前進。

就在他開始覺得害怕想後退時,一個轉彎,卻看見光亮從另一端透出來,他加緊速度爬出洞口。


氣喘吁吁的洪禪抖落身上的泥土後,一抬頭,「啊!」驚嘆得嘴巴都合不上了--眼前一片火紅,不知名的大紅花盛開著,他很訝異: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地方。



前方,男男女女穿著得像仙人似的,三三兩兩的圍成一簇。每個人手裡拿著一個小銀杯,正在承裝花朵的露水飲用。他指著銀杯問一旁的年輕人:「這是什麼?可以給我喝喝看嗎?」年輕人卻生氣的說:「你是誰?怎麼會來到這裡?這裡的飲食你都萬萬不可以食用!快離開!


洪禪實在好奇,趁沒有人注意,偷偷用手裝了一些露水,轉身喝下。

露水在舌尖流竄,甘甘甜甜,泌涼又芬芳,洪禪感到全身一絲絲輕微的顫抖。他心想:這露水這麼好喝,應該要與人分享才對,這裡的人也太小氣了吧!



他用隨身攜帶的葫蘆偷偷裝了滿滿一瓶,看天色已不早,決定要離開,一步、二步、三步、四步…,當他走到第九步的時候,身形逐漸縮小,走到第十三步時,則變成了一隻拇指一般大的蟲子。


這隻蟲有兩個大眼睛,微胖的身體,身上的黃褐色,正是他官服的樣子,而嘴邊的兩個觸鬚則像是他官帽垂掛的綁帶。



他不顧一切一路往家的方向前進,直到回到家門口,看見出來喚孩子吃飯的妻子,卻沒辦法說話……,這才懊惱,自己竟然變成了這副德性!(未完待續)





【下集】/ 房阿停

夜裡,天冷了,洪禪只好鑽到土裡取暖。

就這樣,他在家旁邊的那棵大樹下生活,看著孩子長大。

家人一直找不到他,但卻不知道為什麼隱隱約約覺得他未曾離開。


直到第十三年,有一天他渾身發癢,便爬到樹上去。他感覺身體好脹、好脹,突然「砰」一聲,他像蛻了一層衣服,從殼中爬了出來,身上竟然長出薄薄的翅膀。


他振動翅膀開始飛翔,看見妻子打開門,他停在妻子的衣襟上。十三年的思念哪,他想叫喚妻子,卻只發出:「唧咿----」的聲音。
(註:當時會用13這個數字,是因為有某種"周期蟬"在若蟲時期的生命週期是13年…,13似乎是個玄妙的數字)

洪禪的妻子看著這隻奇怪的昆蟲,沒有驚慌,反而有一種熟悉的親切感;再看那兩個大眼睛,好像她的丈夫洪禪,她忍不住脫口而出說:「禪…」


「唧咿……」這隻奇怪的昆蟲也立刻回應。困惑的妻子忍不住問:「你是禪嗎?


「唧咿……」奇怪的昆蟲又馬上回應,於是妻子大聲叫喚兒子前來,說:「兒子啊!你父親回來了!你父親回來了!



「禪」在空中轉圈飛舞了好幾圈,兒子問:「你是不是想帶我們去看什麼?


洪禪帶領著妻兒來到那條荒蕪小徑,他們尾隨著他進入那個窄小的洞穴,在爬出洞口的那一刻,妻子認出洪禪遺留在地上的隨身葫蘆。
 

捧著變成蟲子的「禪」,妻子和兒子的眼淚一滴一滴落下。眼淚滴落在洪禪的薄翼上,彷彿洗淨了千年的哀與愁,禪在一陣陣的顫抖著翅膀後,忽然又幻化成人!
 

「咱們快點離開!」三個人又驚又喜,一路狂奔回家。
 



回到家,洪禪去清洗身體,妻子開心的去廚房準備拿手好菜

妻子拿出懷中的葫蘆,打開來聞,盡是芬芳,猜想或許是丈夫獨特的養身秘方,於是倒入雞湯裡一起熬煮,雞湯果然散發出一陣清香。


晚飯時刻,全家在美味佳餚中一同享受著難得的相聚時光。可是,第二天過後,人們再也沒有看過這房子裡的人。



十三年之後,在這房子附近的樹上,開始有一種會發出清亮叫聲的昆蟲,牠們形影不離的飛聚在一起;白天,總是在枝頭上大聲的鳴唱,彷彿有許多故事要向人訴說……,大家都叫牠們「蟬」。(全文完)



低年級孩子們在聆聽故事之後,用毛筆畫下的美麗圖像~















(圖註:洪禪的夫人和蟬



(圖註:一家三口)






(圖註:洪禪的夫人和蟬

 












還有泥塑作品~

(圖註:正在飛翔的



(圖註:從地道爬出來的洪



(圖註:桌上的湯鍋,和變成的




經過淺顯易懂的古詩詞或韻文,
在與同學們一起集體唸誦或吟唱薰陶之後
(不需將古詩詞或韻文逐句逐字翻譯)
只默默地藉由一則故事來帶出
孩子們胸口好像對這小東西飽脹著滿滿的什麼…


此時,
不需要再有其他的施力,
美好的作品就能一一展現,
似乎也同時迫不及待的想展現他們每天與 的關係……




(圖註:常常有機會攀爬、掛在樹上的孩子,對不同季節中的樹的動態,可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!)



國語日報分成上下兩集來連載--


【上集】



【下集】

(圖註:感謝國語日報,這故事的刊載對此時的我別具意義)




----------阿停題外話---------

知道都市有很多大人讓孩子去上聽說很有趣的昆蟲課…

而其實蟬之於小孩,還有多昆蟲之於小孩(像馬陸會蜷曲起來、蚯蚓斷身還能活著)…,其實是一種玩具,也是玩伴,甚至是童年時的好朋友

對年幼的孩子,能不能不用智性的方式去敘述昆蟲的一生?
在孩子小小的腦袋瓜、在孩子的心裡頭…,
您不知道它能因此砰出多少情感的火花,和與您的知識系統完全不同的體悟?



(圖註:調皮的女孩,把一堆蟬殼勾在衣服上,是想嚇唬誰…?XD



 


感恩老天
大自然的萬物,仔細留心,都將是生活中的小小禮物、小確幸……